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>党政专栏党政专栏

不同的天空,同样的面孔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记广西博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台湾之旅

 

“天边飘过故乡的云,它不停的向我召唤,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,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。归来吧归来哟,浪迹天涯的游子,归来吧归来哟,别再四处飘泊……”入台归来后,脑海中经常响起这首歌,久久不能忘怀,台湾,它远隔千里却又近在咫尺!在大洋彼岸那不同的天空下,他们却跟我们有着同样的面孔,怀着同一颗中国心。

  

2015年11月14日,我所为期8天的台湾之旅终于拉开了序幕。当天天空灰蒙蒙的,略有雨。在飞行了两个小时的路程后,云雾慢慢的散去,一个个小岛星罗棋布般依偎在大海的怀抱,而最大的一个,就是我们此行的目地的——台湾。

 

如果把这次旅行比作一首歌的话,那下机的一瞬间便充满了欢乐的音符。在行李的托运过程中,我们一个同事的行李箱被撞破了,没想到,机场工作人员二话不说,直接赔偿她一个全新的相似的皮箱,顿时让我们有了“顾客就是上帝”的感觉,难怪台湾导游跟我们说要用发现的眼光去看待这次旅行。

翌日,2000多公里的环台游正式启动,没想到第一站便是中台禅寺。本来我对寺庙是不感兴趣的,毕竟我们在大陆见的寺庙实在是太多了,但是台湾的中台禅寺与我们大陆的寺庙差别很大。该寺全部由大理石砌就,其外形完全没有了中国传统寺院的那种飞檐画栋的结构,远远望去,整个建筑彷佛金字塔形态,又如一尊菩萨端坐在莲花之上,两根巨大的禅杖矗立在两边,建筑总高40余米,气势恢宏,更显庄重端严,这哪里是寺庙啊,简直就是中世纪的威廉古堡!里面大厅供奉的四大天王,各有四个面孔,似乎无论你站在那个位置,都逃不过他们的法眼。这里跟大陆寺庙另一个区别是入寺是不能喧哗的,也不用点什么香火,因此整个寺院内显得特别地清幽净洁,“佛门净地”应该就是这样一种感觉吧。一味地就这么安静,来往的人络绎不绝,但是所有人都是去静静的欣赏,不敢高声语,生怕惊扰了修行的高僧。寺庙里面不仅仅供奉着释迦摩尼和他的传人,也供奉着关公,看来“忠义”之道,源远流长啊!也许你怎么都想不到,中台禅寺还参与投资办学,中台禅寺投资办有小学、中学、高中,还创办了宗教、文化、艺术博物馆;每年派出出家弟子前往大陆进修佛法,还邀请大陆专家学者来台湾进行学术交流。寺庙外的四句箴言也格外引人注目:对上以敬,对下以慈,对人以和,对事以真。是啊,这十六个字看起来很简单,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。

 

离开中台禅寺,来到慕名已久的日月潭。我们梦想中的日月潭,是有两个独立潭组成的,一个潭是圆形的,像太阳;一个是狭长型的,似月亮。到了日月潭才知道,原来日月潭就是一个湖而已,湖中的一个小岛名拉鲁岛,以此岛为界,北半湖形状如圆日,南半湖形状如弯月,日月潭因此而得名。乘船荡漾在湖上,高楼大厦已经渐渐远去,映入眼帘的是周围青翠的山峦、湛蓝的天空、翠绿的湖水,而水天一色的美景也让大家顾不上游船的摇晃,纷纷拿出相机拍照留念。我们登高远眺,整个日月潭美景尽收眼底,周围青山环抱、山峦层叠、水映着山、山伴着水。游船来回穿梭着,而拉鲁岛则静谧着,据说这里是安放着邵族人们祖先的灵魂,每一年邵族人们都会在这里举行祭奠仪式。小小的一个湖,居然承载着一个民族的灵魂,这让我们顿时对日月潭肃然起敬。

 

看完日月潭,我们来到阿里山脚下,品尝阿里山高山茶。梦想中的阿里山,应该是像那首歌那样吧:“高山青,涧水蓝,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,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啊……”。其实真实的阿里山并不是单独的一座山,而是由很多山峰组成的阿里山山脉。由于行程的安排,我们并没有登上山顶去饱览它的风姿,当然,更没有机会去邂逅阿里山的姑娘了,但是,从这阿里山高山茶里,我们也喝出了阿里山的风情。我品尝过云南白族三道茶,它以其独特的“一苦、二甜、三回味”的茶道,让你体味出生活的原汁原味,从而对人生有一个更深刻的认识。我也喝过西湖的龙井茶,色泽翠绿,香气浓郁,甘醇爽口,它的特点是“色绿、香郁、味甘、形美”,让你感受到成功人士具备的品格;但是这阿里山高山茶呀,不同的生长高度有不同的滋味,山腰的茶滋味醇厚,而山顶的茶香气浓郁,滋味甘甜,这好似我们的人生旅程,刚起步时脚步总是厚重的,但是随着经验的积累,高度的提升,我们脚步便会变得轻快起来,对危机的处理也会变得驾轻就熟,终究让自己变得“香气四溢”,不是吗?

告别了阿里山,到高雄机场直飞澎湖列岛。这绝对是我坐过的最短途的飞机,空姐先发一轮吃的,再发一轮喝的,我们的水还没喝完就收到信息马上要降落了。澎湖景点众多,不必说曾经被誉为东亚第一桥的澎湖跨海大桥,一身白净,远望如长虹凌空,横跨天际;也不必说蒋介石题词“勿忘在莒”,鼓励台澎金马的“国军”励精图治,卧薪尝胆,实现其“统一大陆”梦想的笃行十村军眷村;单是那首脍炙人口的《外婆的澎湖湾》,就带给你无限遐想。这不,一到潘安邦故居,同事们迫不及待地去寻找外婆澎湖湾的足迹。而澎湖湾呢,也因为这首歌赋予了更深的意义,它寄予了我们怀念自己亲人的祝愿。我们已然长大,但我们的父辈们,却在渐渐的老去。我们也许无法像潘安邦那样,可以用写歌的方式孝顺外婆,但我们至少可以做到,让父母们安心,让他们不再为我们的生活担惊受怕,让他们能够安安心心的度过晚年。

  

为了能够更加直观的欣赏到澎湖湾的美景,我起个了大早,沿着河堤路,一路小跑,穿过顺承门,路过观音庙,顺着弯弯曲曲的小路,登上彩虹桥,远眺整个澎湖湾。噢,海风裹着海水的味道,轻轻吹拂着,就像父母的手一般抚摸着你。海浪沉沉叠叠的,从远处纷至沓来,微微的拍打着岩石,溅起了朵朵洁白晶莹的水花,又依依不舍回到海里。也许是冬天的缘故,礁石都已经裸露出来,更让人觉得萧瑟之感。可是,大海边,河堤上,仍有渔翁在垂钓着,在这边茫茫无际的澎湖湾的映衬下,越发显的渺小。但是也许正是因为他的存在,才显得这片风景弥足珍贵。我不懂他是否就是歌词中的“老船长”,也不敢走过去惊扰他的垂钓,我只有默默的祝福他,愿他今天满载而归。远处澎湖中学莘莘学子爽朗的读书声,随风传入我的脑中,如晨钟暮鼓一般,让人豁然开朗。我渐渐明白了,为什么潘安邦和张雨生能写出这么优美的歌曲,因为这片风景,本身就是一首宁静悠扬的歌啊,它让你的内心既汹涌澎湃却又平静如水,它让你感悟到什么才叫做幸福——那就是内心的富足。

    

      

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澎湖湾,我们来到高雄,参观打狗英国领事馆。听到这个名字,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,难道以前这个领事馆旁边有很多野狗出没,经常需要驱赶才取了这么一个有意思的名字吗?听导游介绍后才知道,原来高雄以前就叫“打狗”,这里最早是平埔族原住民(马卡道族)的居住地,因盛产竹子得名“takau”(平埔族语,意为竹林),汉语音译为“打狗”,“打狗”便成了高雄最早的名称。日治初期,日本人认为“打狗”这个地名不雅,便将地名改为“高雄”。打狗英国领事馆位于台湾高雄鼓山区,地处高雄港口北岸的鼓山上,东侧、西侧及南侧都紧临陡峭的悬崖,北侧连接鼓山,形成背面靠山、三面环水的形势,是当时英国领事馆官邸,也是领事居住及接待使节宾客的重要场所。陈列室展示了台湾近百年来的文献资料,是台湾现存的西洋式建筑中最为古典的英国式建筑。主厅里面便是李鸿章和外国使者谈判的塑像,看着墙上相框里面的坚船利炮,马关条约,还有当时的高雄日报。我思绪仿佛回到了那战火纷飞的年代,看到了我们国家被侵略,人民被奴役的惨状。落后就要挨打,弱国无外交,这一句句警世名言,言犹在耳啊。难怪习总书记在国家博物馆参观“复兴之路”展览时说:“大家都在讨论中国梦。我认为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。”是啊,每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,都应该记住这一段历史,也永远不能忘记这一段历史,因为中国的未来,需要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来共同创造。

 

从高雄到花莲,又从花莲到台北,壹仟多公里的路程,我们丝毫不觉得辛苦。我们吻过船帆石,踏过垦丁国家公园,领略过最猛烈的太平洋黑潮,终于在台北为我们的旅程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。气势恢宏的台北故宫博物院,馆藏文物达69.6万余件文物,无论是字画,瓷器还是铜器,都是国宝级的文物。造型奇特的肉形石,无论远观近看,都跟我们平时吃的“五花肉”一模一样,从结构到纹理,足够以假乱真,让你对大自然的能力佩服不已。琳琅满目的古器玉器,大多都是皇宫用品,无论是造型还是工艺,都让人觉得叹为观止,在那样一个时代,凭借着工匠们的双手,能够雕刻出如此鬼斧神工的器皿,本身就是一个奇迹。也只有在中国,这五千年的灿烂文化的辉映下,才能孕育出如此多姿多彩的手工艺品。看!独树一帜的台北101大楼,由我国著名建筑师李祖原设计,可抵抗十级大地震,它拥有世界上最快的电梯,其上行最高速率可达每分钟1010米,相当于时速60公里,从1楼到89楼的室内观景台,只需39秒;还有熙熙攘攘的西门町,是台北著名的流行商圈,红楼、刺青街、电影街、KTV、万年大楼、万国百货、诚品书店和各式各样的精品小店应有尽有;更有蒋介石、宋美龄的原住所——士林官邸,庭园造景设计精致,虫鸣鸟叫、景色秀丽,是休闲游憩的绝佳场所。

 

由于我们这次去台湾斩获颇丰,返程的路上,台湾导游演唱了一首《相亲相爱的一家人》作为感激,他毫不吝啬地说:“我虽生长在国民党的家族,却是喝共产党的乳汁长大的,感谢中国共产党!”。而我们则礼貌的回应他一首《故乡的云》,祝愿这个“浪迹天涯的游子”早日回归祖国的怀抱。

无论是身在大陆,还是台湾,我们都是中国人,我们都是炎黄子孙,我们都有一颗炽热的爱国之心。再见了,台湾,希望你也常回家看看。如今的祖国母亲,已经挺起了胸膛;如今的祖国母亲,正在飞速的发展;祖国母亲的“中国梦”,会因为你加入更加的圆满!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广西博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王涛供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年12月6日